News

媒体关注
INDUSTRY NEWS

返回

【张家港日报】 一位老教授的家国情怀

信息来源:张家港日报(点击此处可阅读原文) 发布时间:2017-09-11 浏览人数:331

医者是一个须终身学习的职业,而这一过程离不开领路人、授业者。既治病救人,又教书育人,在澳洋医院有这样一位老教授,他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在西南边境自卫反击战中参战的军医,曾经在烽火前线争分夺秒抢救伤员。如今年近八旬的他是上海长海医院外科著名的教授,也是澳洋医院的老院长,在澳洋医院的带教深根开花,培养出一批批优秀的医疗工作者。如今,澳洋医院已经成为苏州大学、南京医科大学、扬州大学教学医院,带教、培训工作在闻兆章教授这样优秀教员的带领下已经逐渐扎根澳洋医院,同时还将触角延伸至社区,为社区居民提供健康知识,为老百姓送去健康和关怀。教师节来临之际,我们向闻教授致以节日的祝福,同时向工作在医疗前线的带教老师们送去祝福,教师节快乐!

记者:闻教授,您有很多的头衔和光环,哪一个称谓是您最喜欢、最重视的?

闻老:因为我的职业就是医生,所以我最喜欢别人喊我一声医生。

记者:闻教授,在上个世纪70年代需要经常参与作战医疗,到一线去治疗伤者,这其中您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

闻老:从我穿上军装学医开始到现在,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在这半个多世纪里,有很多事情值得我去回忆。1964年的时候,我进入军医大学,毕业后分配进了部队。军旅生涯中,我到过边防前线,也曾站岗放哨,后来进了部队医院。因为当时的国际形势,我曾多次受命,在东南亚地区执行任务,发挥我们医务工作者应该有的作用。

一想起3年多的援外任务,许多画面就一下子涌现在我的脑海里,有边防前线的事,有我在丛林当中背负伤员的情景,有在手术台上抢救伤员的记忆。作为部队的医生,最值得怀念的,最值得放在心里挥之不去的,就是这一段经历。作为一名部队军医,为部队服务,为救治战伤者出力,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事。

记者:我们现在生活在和平年代,很少知道在枪林弹雨中医生是怎样的形象,你们是怎么救治战伤的呢?

闻老:由于建国以后少数的几次对外作战的需要,我作为一名部队军医,有幸参加了几次。

1979年2月17日~3月17日,西南边境发起了反击作战。虽然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月,但是激烈程度空前,双方伤亡也都不小,所以对于我们部队军医来说,是个挑战,也是个考验。

当时我30多岁,开战之前,我因为在东南亚经历过几年野外作战经验,和我50多岁的老师,还有一个70多岁的老专家,我们老中青3代组成了野外作战考察小组,到前线去参与了不少救治任务。我记得最深的一次是2月底的时候,春节刚过,天已黑了,接到了命令要去前线救治一个重伤员。我们在武装战士的保护之下,乘着汽车,经过好几个小时之后才赶到了前线。

重伤的是一个23岁的年轻战士,姓吴,右手前臂受了枪伤,大出血,前线的卫生员按照我们野战外科教科书上的规定,在标准的位置扎了止血带,然后就往后方送。我们野战外科的治疗是阶梯式的治疗,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把他从头到尾治到底。送到我们后面医疗所的时候,已经受伤两天了,情况很严重,受伤的手臂止血带以下的部位都发紫了,而且止血带两天没松了。当时医疗所的同事们出于对战士的爱护,把他止血带松开了,想保住他的肢体。结果止血带一松,坏死肌肉里面的毒素迅速扩散,等我们到达的时候,战士的状况已经岌岌可危。我们商量后,做了对症处理,第二天就要求直升飞机支援,我们要陪同小吴同志到南京的医院去做进一步的治疗,飞机上还有很多其他的重伤病人。

当时医疗条件不好,要做血透只能去大医院里才行,尽管如此,血透了一个星期,还是没有挽回小吴同志的生命,至今想起来还很痛心。

记者:按照规章,其实前线的卫生员们都没有错,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还是发生了问题,那之后有没有想过改变?

闻老:在自卫反击战结束之后,我们考察组成员参与了战伤救治的总结,我们把小吴同志的救治过程作为一个案例提出。我们认为止血带扎得太高了,坏死的组织太多了。通过小吴同志的案例,我们研究得出为什么两天都没有松止血带,一个是当时战争环境不允许,还有一个是当时的卫生员们对战伤治疗了解得不多,他们当时对止血带的正确使用不是很到位。我们提出要修改,我们在野战外科教科书上,就把止血带改成应该靠近伤口扎,不要按标准扎,不然损失的肢体太多了,最重要的还是要普及救治知识。这件事让我体会到什么叫做时间就是生命,什么叫技术是我们的保障。

战伤治疗要快,我们平时的外伤治疗也需要快。技术是个保证,你没有技术,你就不知道应该怎么正确应对。我把这些经验都贯穿到工作中去,掌握好,再苦再累都没关系。令我欣慰的是,这些经历促使我能够在和平年代中,努力去学习医疗知识,努力去完成各项医疗任务。

记者:为什么来澳洋医院呢?您觉得,民营医院到底是以盈利为主,还是以服务百姓为重?

闻老:以前我在部队的时候,想的都是如何为士兵为部队服务,很少会想到民营医院会走什么样的路。后来从部队到地方,民营医院又是改革开放的新生事物,利用民间资本办好我们的卫生健康事业是当时政府所支持的。

办好医院有三大:大楼、大师、大爱。大爱是大师的灵魂,是我们办医院的理念。大师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团队,是一个人才梯队建设,是我们办医院的软实力。我们有了人才,就能解决老百姓的疑难杂症。当然了,你空有一副热心肠是没有用的,所以一定要有科学的、高超的医疗技术。大楼则包括我们的设备、环境,没有设施我们也无法进行工作。

今年是我到澳洋医院的第11个年头,经历过许多岗位。我觉得一个民营医院要办好,医院一定要有灵魂、核心、保证。但不是每个人办医院都是为了服务百姓的,肯定也有人想通过办医院赚点钱。澳洋集团董事长沈学如的理念就是为了回报社会,这给我们办院明确了目标,也符合我们共产党办事的理念。

作为我们澳洋医院院训是:仁德、敬业、严谨、创新。医者仁心,人必须要放在第一位。

0512-58161802

友情链接: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  幸运农场  幸运农场  幸运农场开奖时间  幸运农场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